所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对策研究
话说“审议”与“审查” 
作者:翟峰  时间:2019-08-09  浏览次数:182

话说“审议”与“审查”

翟峰

全国人大会和地方人大会召开期间,代表们会经常与“审议”和“审查”这两个词语“打交道”。

的确,“审议”与“审查”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法律体系中经常出现的两个法律术语。

然而,如何正确理解“审议”与“审查”的法律内涵,对于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准确地行使职权,相当必要。

故此,笔者结合汉语角度分的分析,特别是结合《宪法》和《地方组织法》、《代表法》、《监督法》等法律的相关具体规定暨多年来的人大工作实践,特对“审议”与“审查”的字义差别,借本文谈点笔者个人的浅见。

首先,从“审议”与“审查”的汉语含义来辨析。

我们知道,从汉语角度分析,“审”是仔细思考,反复分析、推究的意思,“审议”是审查评议的意思,“审查”是检查、分析、核对有关情况的意思。

虽然,“审议”与“审查”的关键字皆在“审”,即皆是对某一问题进行思考、分析、推敲。然而,细细分析起来,两者的“审”却各有其侧重点重点。即“审议”的“审”侧重于“议”,如“评议”、“评论是非好坏”等即是。而“审查”的“审”则侧重于“查”,如“检查、核查”,或“检查、核查对错与否”等即是。

可见,“审议”中应该包含着“审查”;而“审查”则寓于“审议”之中。为什么?此处暂不详表,因为下面还将提及。

当然,就要特别提到法律的相关具体规定暨多年来的人大工作实践了。

关于“审查”的法律规定。

《宪法》第六十二条赋予全国人大有“审查和批准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和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审查和批准国家的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的职权,赋予全国人大常委会在闭会期间有“审查和批准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国家预算在执行过程中所作的部分调整方案”的职权;《地方组织法》第八条同样赋予了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有“审查和批准本行政区域内的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计划、预算以及它们执行情况的报告”的职权,同时还赋予有听取和审查本级人大常委会和“一府两院”工作报告的职权;《地方组织法》第九条也同样赋予了乡镇人大有“审查和批准本行政区域内的财政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职权,同时还赋予有听取和审查本级人民政府工作报告的职权;《监督法》在此基础上,还进一步赋予了各级人大常委会在闭会期间有审查和批准本级决算,审查和批准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和预算调整方案,以及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的职权。

关于“审议”的法律规定。

《宪法》第七十条第二款规定“各专门委员会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领导下,研究、审议和拟订有关议案。”;《地方组织法》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条、第四十六条等多次用“审议”一词,规定了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专门委员会有审议决定其职权范围内的议案和相关报告的权利;《代表法》第八条也赋予了各级人大代表有“审议列入大会议程的各项议案和报告”的权利;《监督法》在此基础上,还进一步明确赋予了各级人大常委会在闭会期间有听取和审议“一府两院”专项工作报告,听取和审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阶段执行情况以及审计工作情况的报告,审议执法检查报告和特定问题调查报告,撤职案的审议和决定的权利等。

说了法律对“审议”与“审查”的相关具体规定,这就有必要辨析一下“审议”与“审查”的异同了。

从《宪法》、《地方组织法》、《代表法》、《监督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中不难看出,“审议”与“审查”都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职权的重要手段和主要形式,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审议”与“审查”的共同联系点即在于:两者皆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职权的手段和形式。即“审查”是“审议”的一种特定形式,“审议”中即应该包含着“审查”。故此,“审议通过权”和“审查批准权”皆应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职权。也就是说,“审查批准权”是一种特定的“审议通过权”。

而“审议”与“审查”的主要区别即在于:在适用范围上,“审议”适用于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职权范围内的任何事项;而“审查”则适用于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职权范围内的特定事项,适用于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在法律表现形式上,“审查”作为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特定职权,法律给予的规定性表述是较为明确;而“审议”在法律表现形式上即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职权的一种表现形式,是行使职权的手段而已。在监督程度上,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刚性”较强的“审查批准权”,即须作出相应的书面决议或决定;而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审议通过权”,既可作出相应的书面决议或决定,又可以口头的或以其它形式作出相应的决议或决定。

由上述可见,正是因为“审议”与“审查”都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职权的重要手段和主要形式,所以“审议”与“审查”皆应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职权的手段和形式。

然而,由于“审议”更多的适用于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职权范围内的任何事项,而“审查”则更多地适用于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职权范围内的特定事项,因而对人大会的各项报告,用审查,或用审议,皆应视为符合法律规定。

例如,现行《地方组织法》第八条赋予了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有听取和审查本级人大常委会和“一府两院”工作报告的职权;而现行《代表法》第八条同样也赋予了各级人大代表有“审议列入大会议程的各项议案和报告”的权利。

故此,笔者认为,对于人大会各项报告到底是用“审议”还是用“审查”,我们代表都不要太在意。

记得早在几年前一写基层人大代表就曾几次问过笔者这样同一个问题,这就是对于人大会的各项报告,到底是用“审议”好还是用“审查”好?

当时笔者就是这样回答的。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一是“审议”与“审查”这两者确实并未有明显的区分;二是法律也并未对“审议”与“审查”这两者有不同的规定。

如从法律规定上讲,上面已经提到,《地方组织法》第八条在赋予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有听取和审查本级人大各项报告的职权的同时,《代表法》第八条亦同样赋予了各级人大代表有“审议列入大会议程的各项议案和报告”的权利。

当然,如果实在要对“审议”与“审查”这两者两者有所区分的话,笔者个人认为,从“审议”的侧重权在于“通过”这个角度上看,不妨对政府报告和人大常委会、法院、检察院报告用审议比较贴切;而从“审查”的侧重权在于“批准”这个层面上看,不妨对对计划和财政报告用审查就更为妥当。

总之,对于人大会各项报告到底是用“审议”还是用“审查”,由于两者皆无法律抵触问题,所以笔者认为怎么用都皆无大碍。

注:作者翟峰从事地方人大工作研究和写作三十余年,系连选连任三届的省人大代表,并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中国法学会会员、四川省秘书学会学术委员;曾聘为《中国人大》杂志和《法制日报》特约撰稿人多年,出版文集多部,现任九三学社中央专委委员、省政府参事室特聘研究员、省立法咨询专家库成员。

关键词:人大;审议审查;探析

附件:<无>

加入时间:2018-08-20 16:47  电子邮件:gyzf@vip.163.com
联系地址: 邮编: